《哲学研究》的经典语录/语句

一笑奈何~~
9535
文章
1
评论
2016年11月3日21:51:35《哲学研究》的经典语录/语句已关闭评论 534 views 4209字阅读14分1秒
 1、说谎是一种语言游戏,像任何其他语言游戏一样,它是需要学习的。
 2、一个人可以不相信自己的感觉,但是不能不相信他自己的信念。
 3、当语言休假时,哲学问题便出现了。
 4、正是在语言之中,期待与满足发生接触。
 5、命令和它的执行之间有一道鸿沟,它必须由理解来填平。
 6、哲学就是要揭开胡说和理性向语言的一些界线碰撞后留下的硬块,从而对其加以治疗
 7、想象一种语言意味着想象一种生活形式。
 8、由经验来证明,其正当性是有尽头的。如果它没有尽头,它就不是正当性的证明。
 9、我不想用我的著作免除其他人的思维之苦,相反,在可能的情况下,我想激发起某个人独立的思想。
 10、当一个人意指某个东西时,这是他自己在意指。
 11、我们有时之所以思考,是因为这样做是有益的。
 《哲学研究》的经典语录/语句
 12、在我有了这种体验之后,例如看见了公式,就能够继续下去,这样一种确定性只是建立在归纳的基础之上。
 13、宗教的信仰可以仅仅变成一种类似于对某个参照系统的单纯而热忱的投入。
 14、如果我仅仅从自已的情况中知道,那我就只知道我如此称呼的东西,而不知道别人如此称呼的东西。
 15、如果我把手放进火里,我就会灼伤。这就是确定性。也就是说,我们在这里看到了确定性的意义。
 16、所有命题都是同等价值的。
 17、一个起否定作用的命题为了否定一个命题,首先必须在某种意义上使它为真。
 18、“告诉我,你在说出……这些词时,心里发生了什么?”——对此的回答不是:“我在意指……”
 19、在远方巨大的目标之间徘徊是多么的容易,抓住眼前孤独的事物是多么的困难。
 20、语法中在判据和征兆之间的摇摆造成这样的一种假象,仿佛除了征兆之外什么也没有。
 21、“语言(或思想)是某种独特的东西。”——这已经被证明是一种由语法的幻觉产生的迷信。(不是错误!)
 22、“我知道我需要什么,期望什么,相信什么,感觉什么……”(余此类推到所有的心理学动词),这种说法如果不是哲学家的胡言乱语,那至少不是一个先验判断。
 23、阅读是“一个十分特别的过程”这个命题是什么意思呢?它的意思大致是:当我们阅读时,一个特别的过程便发生了,而这一过程是我们认识的。
 24、机器是它的运转方式的象征:首先我可以说,机器似乎已经把它的运转方式包含在它自身之中。这是什么意思呢?——如果我们知道这台机器,那么其他的一切即它的运动,似乎已被完全决定。
 25、语法没有告诉我们,语言为了达到其目的,为了对人产生如此这般的效果,必须如何构成。它只不过描述符号的用法,根本不解释符号的用法。
 26、作出一个期待就在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这件呈必须跟这个期待符合或者不符合。
 27、人类语言的本质的一幅特定的像———我觉得事情是这样的。
 28、“归根到底,我用‘我相信……’这些词描述我自己的心理状态,——而这种描述间接地是对于一个已相信的事态(Tatbestand)的断定。”——正如在某种情况下,我描述一张照片是为了描述照片中所照的东西。
 29、哲学研究的结果是发现一些纯粹的胡说八道,发现理性在向语言界线冲撞时留下的肿块。正是这些肿块使我们认识到这种发现的价值。
 30、我们并不打算以闻所未闻的方式改进和完善关于词的使用的规则系统。 因为我们所追求的清晰当然是一种完全的清晰。而这只不过意味着:哲学问题应当完全消失。
 31、如果你牙疼,那么将一个热水瓶放在你的脸上会对你有好处。但是,只有在瓶子的热度给你带来疼痛的时候这种办法才有效。
 32、如果我们想一想这种阅读,想一想初学者的阅读,并且问问我们自己究竟什么是阅读,那我们会说这是心灵的一种特殊的意识活动。
 33、由于我们不理解词的用法,我们便把这种用法看做一个奇妙的过程的表达。(就像我们把时间想象为一种奇妙的媒介,把心灵想象为一种奇妙的存在物。)
 34、一个人有生以来第一次进行回忆,并且说:“是的,我现在明白什么是‘回忆’了,回忆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怎么知道这种感觉便是“回忆”呢?
 35、划一条不鲜明的界线,那其实就是根本没划出界限。人们在这里想的大概是: 我说 “我把这个人锁在了屋子里——只有一扇门还敞开着”。那我等于根本没有把它锁起来。
 36、假设他在这样做时总是把A写成b,把B写成c,把C写成d,如此等等,一直到把Z写成a,那又怎样呢?——当然,我们仍应把它称为根据图表作出的推导。
 《哲学研究》的经典语录/语句
 37、你没有关于这个超级事实的范例,却被引诱使用这个超级的表达式(Über-Ausdruck)。(可以称之为哲学的最高级。)
 38、因此,“遵守规则”也是一种实践。自以为在遵守规则并不就是遵守规则。因此,不可能“私下地”遵守规则;否则,自以为在遵守规则就会与遵守规则成为一回事了。
 39、高等动物的进化和人的进化以及处于某个特殊层次上的意识的觉醒。这幅图画大致是这样:尽管到处都充满以太的振动,世界仍然是黑暗的。但有一天,人类睁开了那双张望着的眼睛,世界就变得明亮起来。
 40、可以把报告这种语言游戏如此变一下花样:即报告的目的不在于使听报告者了解所报告的事物,而在于使对报告者有所了解。
 41、我们称为“遵守一条规则”的那种东西是不是一种只有一个人能做、而且在他一生中只能做一次的事情?这当然也是对“遵守一条规则”这句话的语法所作的一种注释。
 42、当他听见“红色”一词时,他怎么知道他要挑选哪一种颜色?非常简单:他会挑选当他听见那个词时在脑海中浮现出其图像的那种颜色。
 43、为什么狗不会假装疼痛?是它太诚实吗?人们能否教会狗假装疼痛?也许,人们能够教它在一种特定场合吠叫,仿佛它很疼痛,尽管他不疼痛。可是这里并没有真正的假装行为所需要的环境。
 44、我们的自相矛盾之处在于:规则不能决定任何行动方式,因为可以使每个行动方式符合于规则。答案是:如果可以使每个行动方式符合于规则,那么也可以使每个行动方式与规则相冲突。因此,这里既没有符合,也没有冲突。
 45、我说“我体验到因为”。但这并不是因为我仍记得这种体验,而是因为当我回顾我在那种场合体验到的东西时,我是以“因为”这个概念(或者“影响”“起因”“联系”这些概念)为媒介来看这种体验的。
 46、当有人对我说比如“立方体”这个词时,我知道它是什么意义。但是,当我以这种方式理解它时,这个词的全部用法会浮现在我的眼前吗?
 47、“一致”(Übereinstimmung)一词与“规则”一词彼此关联,它们像堂兄弟。如果我教一个人其中一个词的用法,他就由此学会另一个词的用法。
 48、对于别人,我说“他似乎相信……”,别人对我也这么说。可是,为什么对我自己我从来不这么说呢?即使别人这么说我时说对了。是否因为我看不见和听不见自己?可以这样说。
 49、关于自然的齐一性(Gleichformigkeit)的信念的性质,也许可以从我们对预料中的事物的恐惧中看得最清楚。什么也不能引诱我把手放到火焰中去,——尽管我只是在过去被灼伤过。
 50、语言中的单词是对对象的命名——语句就是这些名称的组合。——在语言的这一图画中,我们找到了下面这种观念的根源:每个同都有一个意义。这一意义与该词相关联。同所代表的乃是对象。
 51、在使用语言的实践中,一方喊出这些词,另一方则根据这些词而行动。在教导这种语言时将发生下面这一过程:学习者给出对象的名字,也就是说,当教师指着这块石料时他便说出这个词。——还有下面这种更简单的练习:学生跟着教师重复这些词——这两种过程都类似于语言的过程。
 52、遵守一条规则类似于听从一道命令。我们是被训练成这样行动的;我们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对命令作出反应。但是,对于命令和训练,如果一个人以这种方式作出反应,另一个人以另一种方式作出反应,那怎么办?哪一个人做得对?
 53、然而,我所理解的一个词的意义是否适合于我所理解的一个句子的意思呢?或者,一个词的意义是否适合于另一个词的意义呢?——当然,如果一个词的意义就是这个词的用法,讲这种“适合”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54、描述咖啡的香味。——为什么做不到?是否因为我们没有所需的词汇?为什么没有那样的词汇?——然而,认为可能作出这种描述的想法是从哪里得来的?你是否曾经感到缺乏这种描述?你是否尝试过描述咖啡的香味而没有成功?
 55、我们说:“他的声音里所表达的东西是真实的。”如果它是虚假的,我们就觉得在它后面还有另一种东西。——他向世界露出这张脸,他的内心里还有另一张脸。——但这并不意味着当他的表情是真实的时候,他有两张相同的脸。
 56、如果我说“我意指他”,很可能在我的脑海里会出现一幅图画,也许是一幅我怎样看着他的图画,等等。可是,这幅图画只是像一个故事里的插图。仅仅从它本身往往不可能推出什么结论;只有当一个人知道这个故事时,他才会明白这幅图画的意义。
 57、“命题真是一种非常奇怪的东西!”在这里,已经隐藏了我们对逻辑的崇高化的全部看法,即假定命题符号和事实之间有一个纯粹的中介物这样一种倾向,或者试图把符号本身加以纯化、崇高化。——因为,我们的表达形式诱导我们去追求幻想,千方百计地阻止我们看清楚逻辑并没有涉及什么不寻常的东西。
 58、我们让一个能够流利地阅读的人读一个他从未看见过的文本。他给我们读,——然而,他给我们的感觉是他在背诵(这也可能是某种药物的效果)。在这种情况下,是否我们应当说他其实没有阅读这个文本?在这里,我们是否允许以他的感觉作为衡量他是否阅读的标准?
 59、我们想在关于语言使用的知识中建立起一种秩序,一种旨在达到一个特殊目的的秩序;它是许多可能的秩序之中的一种,而不是唯一的秩序。为此目的,我们应当不断地强调我们的语言形式很容易使我们忽视的那些区别。这可能造成一种印象,仿佛我们把改造语言看做我们的任务。
 60、一方面,我们语言中的每一个句子“就其目前本身的状况而言显然是井然有序的”。这就是说,我们并不是在追求某种理想,仿佛我们的那些日常的含混句子还没有获得一种完全无可指责的意义,而一种完美的语言正等待着我们去建构。——另一方面,也好像很清楚,哪里有意思,哪里就必定有完美的秩序。——因此,即使在最含混的句子里也必定有完美的秩序。
 61、语言是一座由许多条道路组成的迷宫。你从这一边走进去,你知道怎么走出去;当你从另一边走到同一个地点,你却不知道怎么走出去。 例如,像现实情况那样,我可以发明一种从来没有人玩过的游戏。——但下面这种情况也可能吗:人类从来没有玩过任何游戏;然而有一次,某个人发明一种游戏,——一种从来没有人玩过的游戏?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