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裂帛》的经典语录/语句

一笑奈何~~
10034
文章
1
评论
2016年11月3日21:49:54《四月裂帛》的经典语录/语句已关闭评论 2,381 views 2032字阅读6分46秒
 1、所有不被珍爱的人生,都应该高傲地绝版。
 2、纵浪就纵浪到底吧,我已拍案下注,你敢不敢坐庄。
 3、她或许了解你的坚持,你却不一定进得去她固执的内野。
 4、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
 5、四月的天空如果不肯裂帛,五月的袷衣如何起头。
 6、认识你越久,越觉得你是我人生行路中一处清喜的水泽。
 《四月裂帛》的经典语录/语句
 7、你放心,凄风苦雨让我挡着,你慢慢说
 8、当我无法安慰你,或你不再关怀我,请千万记住,在我们菲薄的流年,曾有十二只白鹭鸶飞过秋天的湖泊。
 9、我终究是个懦夫,不配英雄谈吐。
 10、人生若经过炼金之人的火及漂布之人的碱,必能尝到丰溢的酒杯。
 11、你真是一个令人欢喜的人,你的杯不应该为我而空。
 12、你要眼睁睁的看她怎么粉碎,正如她眼睁睁的看你七年。
 13、旦夕之间,情知对于生命的千般流转,尽须付与无尽的忍爱。
 14、你甚美丽,你一向甚我美丽。
 15、我的固执不是因为对你任何一桩现实的责难,而是对自己生命忠贞不二的守信。
 16、如果你不曾真诚地摊开你的内心,她早就成为你痛苦的妻
 17、如果她在你心中仍然美丽,就是因为这一身永不妥协的探索与敢于迎战的清白足以美丽。
 18、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归途。这城市无疑是我们巨构的室家,要各自走过冗长的通道,你回你的卧室,我有我的睡塌。
 19、那一午后我归来,莫名地,有一种被生命紧紧拥住的半疼半喜,我想,那道拱门一定藏有一座世界的回忆。
 20、原谅我把冷寂的清官朝服剪成合身的寻常布衣,把你的一品丝绣裁成储放四段情事的暗袋,你娴熟的三行连韵与商籁体,到我手上变为缝缝补补的百纳图
 21、想必你了解,婚姻只是情爱之海的一叶方舟,如果我们愿意乘桴浮于海,何必贪恋短暂的晴朗——要纵浪就纵浪到底吧!我已拍案下注,你敢不敢坐庄?
 22、你们曾欢心惊叹,发现彼此航行于同一座海洋;现在,却相互争辩,只为了不在同一条船上。假设,她愿意将你的缆绳结在她的舟身,不要求你弃船,那么,你能否接受她的绳,不要求她覆舟?
 23、且让我们以一夜的苦茗 ,诉说半生的沧桑 ,我们都是执著而无悔的一群, ,以飘零作归宿 ,在你年轻而微弱的生命时辰里,我记载这一卷诘屈聱牙的经文,希望有朝一日,你为我讲解。
 24、你让我不至变成一个盲从的所知障者,你激励我追求无上自由的意志,如果有一天我终能找到我的迦南之野,我得感谢你给我翅膀。
 25、她爱她的扁舟甚于爱你,犹如你爱你的船甚于爱他她。如果你为她而舍船,在她的眼中你不再尊贵,如果她为你而弃舟,她将以一生的悔恨折磨自己。
 26、明明将你锁在梦土上,经书日月、粉黛春秋,还允许你闲来写诗,你却飞越关岭,趁着行岁未晚,到我面前说:“半生飘泊,每一次都雨打归舟。”
 27、我知道离日出的时间还很遥远,但这世间总有一次日出是为我而跃升的吧,为了不愿错过,这雪夜再怎么冷,我也必须现在就起程。
 28、原谅我把冷寂的清官朝服剪成合身的寻日布衣,把你的一品丝绣裁成放心事的暗袋,你娴熟的三行连韵与商簌体,到我的手上变成缝缝补补的百衲图,安静些,三月的鬼雨,我要倾箱倒箧,再裂一条无汗则拭泪的巾帕。
 29、我太清楚存在于我们之间的困难,遂不敢有所等待,几次想忘于世,总在山穷水尽处又悄然相见,算来即是一种不舍。
 30、于是,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与你晚餐,我痛恨自己的灵敏,正如厌烦自己总能在针毡之上微笑应对。而我又不忍心拂袖,多么珍贵这一席晚宴。再给你留最后一次余地,你放心,凄风苦雨让我挡着,你慢慢说。
 31、走曾经走过的路,唱曾经唱过的歌,爱曾经爱过的人,却再也提不起恨。那些传奇在世间游走,身披晚霞像是最骄傲的英雄。那个带领人们冲破悲剧的黑暗之神,死在下一个雨季到来前干涸的河床上。芦苇燃烧成灰烬,撒向蔚蓝的苍穹。
 32、认识你愈久,愈觉得你是我人生行路中一处清喜的水泽 ,几次想忘于世,总在山穷水尽处又悄然相见,算来即是一种不舍 ,我知道,我是无法成为你的伴侣,与你同行。在我们眼所能见耳所能听的这个世界,上帝不会将我的手置于你的手中。这些,我都已经答应过了 ,这么多年,我很幸运成为你最大的分享者,每一次见面,你从不吝惜把你内心丰溢的生息倾注于我的杯 。 我的固执不是因为对你任何一桩现实的责难,而是对自己个我生命忠贞不二的守信。你甚美丽,你一向甚我美丽。
 33、我情愿把这城市当成无人的旷野,那一夜,我爬上大厦广场的花台,你一把攫住,将我驼在肩上,哼着歌儿,凛凛然走过两条街;被击溃之后如果有内伤,那内伤也带着目中无人的酣畅。有一日,深夜作别,我内心击打着滔滔逝水的悲切,不忍责忍你什么,只想一个人把漫漫长夜走完,你说起风了,脱下外衣披我,押我上车,在站牌旁频频向我挥手,然后孤独地走向你候车的街口。那一刹,我又剑拔弩张,想狠狠刺大化的心脏,遂在下一站下车,拼命地跑,越过城市将灭的灯色,汗水淋漓地回到你的背后,你多么单薄,掏烟、点火,长长地向夜空喷雾,像一名手无寸铁的人!我倏地蒙住你的眼睛,重重地咬你的耳朵:“不许动!”你回头,看我,错愕的神情转化成放纵的狂笑,我胜利了我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