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藏金玉》的经典语录/语句

一笑奈何~~
9987
文章
1
评论
2016年11月3日21:50:13《败絮藏金玉》的经典语录/语句已关闭评论 1,082 views 5564字阅读18分32秒
 1、空有美人如云,奈何郎心似鉄。或许郎心如云,奈何君心似鉄呢?
 2、心已动,可掩不可收。
 3、人生五味,勺在你手。
 4、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但是我会牢牢把握住那十之一二。
 5、薛灵璧不会善罢甘休,我留下来陪他下完这盘棋。
 6、“冯古道,本侯给了你一次又一次的机会,你给了本侯什么?” “作为曾被洗劫一空的魔教明尊,我的确没什么能够给侯爷的。”
 7、当年有负灵璧,常悔恨于心,纵换的今朝团圆,但刮在他心头之伤,我抱憾终生。
 8、冯古道似是感应到他的心思,缓缓道:“不过以你现在的武功……” 薛灵璧目光一凝。 “应当可以和他打成平手。”冯古道嘴角扬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薛灵璧垂下眼睑,半晌才道:“我该感激你这一个多越来的鞭策么?” 冯古道拿着屁股底下的软垫,慢吞吞地调整了下姿势,道:“你已经恩将仇报了。” 薛灵璧的手抓着轮椅的椅背,俯下身,对着他轻声道:“我可以让我们仇深似海。”
 《败絮藏金玉》的经典语录/语句
 片段一:
 冯古道道:“我一年只洗三回澡。就算刚刚大洗了一次,也只洗去最表面的那层灰而已。所以实在不是大宴宾客,酒肉会友的佳肴啊。”
 “一年只洗三回澡?”雪衣侯脸色不佳。
 冯古道自豪地笑道:“不错。自从我长大能自己洗澡之后,就一年洗三次了。”
 “那你没长大之前……”
 “三年洗一次。”
 ……
 雪衣侯闭了闭眼,嫌恶地挥了挥手,“站得远点。”
 “是。”冯古道恭敬地弯腰,然后慢慢地腿了三步。
 雪衣侯觉得呼吸顺畅了些,“本侯刚才说到哪里了?”
 冯古道老老实实道:“站得远点。”
 “……之前。”
 冯古道回忆了下,“一年只洗三回澡?”
 雪衣侯眯起眼睛,轻柔却又一字一顿地唤道:“冯古道。”
 “在。”冯古道上前一步,想了想,又退后半步,又想了想,又上前一小步,再想了想……
 片段二:
 雪衣侯轻笑着,却没有半分愉悦之意,“就如同……”他的声音慢慢压低,“本侯在睥睨山所做的那样?”
 冯古道道:“不,侯爷在睥睨山并没有欺男霸女。”
 雪衣侯冷笑道:“谢谢你为本侯澄清。”
 “所以,我一直怀疑,”冯古道语气里有一丝古怪,“侯爷是不是因为没有欺男霸女成功,所以才非要生擒明尊,亡羊补牢?”
 雪衣侯坐在马车里,托腮无言地想:他为何要和他搭话呢?又为何要顺着他的话抹黑自己呢?这是为何?究竟是为何?
 冯古道道:“其实,江湖上的一些传闻,我也听说了。”
 听到‘江湖传闻’这四个字,雪衣侯的眼睛别得一跳。
 果然,冯古道接着道:“侯爷是不是因为明尊曾对你……”【在朽木中 纪敌敌传出了明尊调戏雪衣侯的谣言】
 “冯古道。”雪衣侯式的威胁又开始上演了。
 冯古道收声。
 “本侯爱惜人才是有限度的。”
 冯古道道:“我对侯爷的容人之量有信心。”
 雪衣侯冷声道:“本侯对你的口无遮拦很没信心。”
 冯古道咕哝道:“而是侯爷明明说让我猜侯爷围剿魔教的意图……”
 “本侯没让你猜,本侯是让你直接说答案。”雪衣侯顿了顿道,“还有,本侯讨厌窃窃私语,或者大声说,或者干脆不说,两选一。”
 冯古道道:“我刚才就是大声的窃窃私语,不然侯爷又怎么会听到呢?”
 雪衣侯:“……”
 片段三:
 冯古道客气道:“刺客兄果然英明神武,智谋过人。不愧是杀手界的栋梁之才。”
 刺客眼珠动了动。
 “最难得的是,刺客兄居然还长得如此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堪称潘安再世,宋玉复生。”
 刺客看他的目光已经好像在看一个白痴了。从小到大,他不被人骂鼻子扁平,眼睛三角已经算不错了……潘安宋玉?那就是再世重生的时候没把腐烂的尸体修补好。
 “我从刚刚到现在一直在想,若我有刺客兄一半的容貌,一半的才华,那我此生将再无遗憾。”冯古道说到这里,动情得不能自已,“不知令堂最近安好?”
 刺客:“……”
 “我挺想念她的。尽管我们素未蒙面,但是神交已久。”
 刺客:“……”他是孤儿。
 冯古道再接再厉道:“对于令尊,我一直很钦佩。能生出你这样的儿子,需要多大的勇气。我的意思是说,生出你这样完美的儿子,而不自惭形秽地上吊自杀,是需要勇气的。”
 ……
 “刺客兄,相信听过刚才的赞美就应该知道我对你的敬仰是如天河之水般,浩瀚无垠的。今日得罪实在是情非得已,你若是可怜我同情我怜悯我……不如就如了侯爷的意,将幕后主使者的身份说出来吧。你若是不肯,我只能将你的衣服剥光,丢到妓 院里……”冯古道伸出手,突然接好他的下颚,“接客。”
 片段四:
 冯古道没有急着去捡,而是沉吟道:“四与死谐音,这个数字好像不大吉利。六不错,六六大顺嘛。”他说着,又从地上捡起两颗石子递给他。
 “你为何不先数一数数呢?”薛灵璧没有接。
 冯古道愣了下,低头捡起鸟,一共六只。“一石二鸟,薛兄果然武功盖世,堪称打鸟英雄!”
 ……
 薛灵璧闭了闭眼睛,强忍心中那口横冲直撞的怒气,冷声道:“既然六六大顺,原先那只丢了吧。”
 “哎,所谓五侯七贵,像侯爷这样的身份,七最好了。”冯古道抱鸟入怀不放手。
 “乱七八糟、七上八下、横七竖八、七扭八歪、七穿八洞……很吉利么?”
 冯古道道:“在没有遇到八之前还行。”
 片段五:
 “养家畜了么?”薛灵璧停下脚步。
 “养了几只鸡。”
 薛灵璧皱了皱眉。
 “养鸡才好,有肉吃。”冯古道诱惑道,“而且还可以问那户人家要几件干净的衣裳穿。”
 一说干净两个字,薛灵璧就被说服了。
 不过不到半柱香,他就后悔了。
 他冷冷地瞪着冯古道,“几只鸡?”这分明是养鸡场!
 冯古道赔笑道:“没想到他们孵蛋孵得这么快。我走的时候,那些明明还是蛋来的。”
 片段六:
 深夜,月色暗淡。
 冯古道披着浓黑大氅走到薛灵璧的窗下,盘膝坐定。
 “午夜将至。”薛灵璧的声音从房里传出来,带着些许笑意。似乎傍晚的事情已经不再影响他的心情。“同甘共苦?”
 冯古道的头靠着身后的墙,望着天上那灰蒙蒙的月,“同命相怜。”
 “……”
 腹中的针开始作怪。
 冯古道强忍着疼痛,一字一顿道:“抱元归一……”
 “气导丹田。”
 “顺一而二,顺二而三……”
 薛灵璧听他说的辛苦,也强忍着疼痛道:“不要说了。”
 冯古道充耳不闻,“逆三进一平二……”
 薛灵璧无声地望了窗外一眼,然后静静地闭上眼睛,顺着外头那隐含痛苦的声音,慢慢地调节着体内的真气。
 加上昨夜,这是他第三次尝到三尸针之苦。若非亲身经历,他实在想象不到冯古道曾经承受的痛竟然是如此剧烈到难以忍受。
 针慢慢被真气制住,疼痛慢慢减轻,直到完全消失。
 外头,冯古道慢慢地站起身,准备离开。
 薛灵璧突然开口道:“你本可以在之前告诉我方法。”
 冯古道的脚步顿住。
 “你只是想让自己痛苦。”
 “……”他是想让自己痛苦吗?冯古道茫然。
 薛灵璧这次顿了很长时间,直到冯古道准备重新迈步时,才听他又道:“你不欠我的。”
 ……
 冯古道的脚即将迈出院子,身后又幽幽传来一句:
 “我心甘情愿。”
 片段七:
 他记得师父曾说过,如果一件事情注定要失败,那么不如不开始。
 “我知道。”
 薛灵璧冷笑道:“我倒不知,魔教明尊最近犯了什么案,需要去知府衙门投案。”
 冯古道道:“我送你回去。”
 “不必。”
 “……就当同路吧。”
 薛灵璧脚步一顿,转头认真地看着他道:“我们同路么?”
 冯古道心头一拧,嘴角却轻松地扬起道:“我说过,我从来不想树立雪衣侯这样的敌人。”
 “不是敌人。那是什么?”薛灵璧漠然道,“同路的陌生人?”
 冯古道踌躇了下,试探道:“朋友。”肩膀一下被捏住,薛灵璧的脸慢慢凑近。
 冯古道心跳如擂鼓。
 “如果我说,”薛灵璧强忍着狠狠咬对方一口的冲动,缓缓道,“只有敌人和情人两条路呢?”
 《败絮藏金玉》的经典语录/语句
 人物感受
 明尊:
 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我就觉得铺面一股乡土气息。尤其是看到冯古道刚开始的言行举止。让我以为他只是个引题的龙套炮灰。
 但是究竟是从何时起,这个名字却成了美好的代言词?
 后文有一段,侯爷说他是一个有几分猥琐又有几分潇洒的青年。可是,无论他说的是多么无赖的话,做的是多么无敌的事,却总觉得他优雅而又傲然。
 唔,这到底是怎么转变的。
 这个开始无赖又猥琐的人,是怎么样变成那个一颦一笑从容优雅的明尊。
 一篇文看下来,仿佛和侯爷一道一点点认识了这个世间无双的人物,释卷时才始觉对他已满怀喜爱。只能赞同端木回春的观点,似明尊这等人物,如何将他的风华一次画完,又如何将他的风骨一次道完?
 也许是环境造就,明尊向往自由,却自甘被缚。他说他最欣赏老暗尊,但他永远做不了老暗尊。永远无法像袁傲策一样放开魔教和纪无敌双宿双栖。
 可是我却欣赏他这点,每个人都有应背负的责任,怎会处处尽如人意,但是能勇于承担永远比放开更让人佩服。
 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哪怕如何委屈自己,如何困难艰苦。这就是明尊的处世哲学。
 为了夺回睥睨山,能蛰伏数年,谋划数年。
 为了复壮魔教,能以叛徒之身隐入侯府,收起全身的骄傲,以一副猥琐无赖的形象面对雪衣侯的怀疑试探,面对他人的不屑中伤。
 为了取寒潭解药,哪怕已经重伤难耐,连穿衣都勉勉强强也不放弃。直至拼劲最后一丝气力。
 。。。。。。
 这样的明尊,多么令人心折。
 薛灵璧如果面对这样的人都无动于衷,他就孤老一生吧。
 记得纪无敌说明尊,明艳不如花淮秀,清秀不如程城澄,英挺不如袁傲策。只是还算好看而已。
 可是我却以为,明尊最美得从来不是那皮相。再美的容颜都会随时光老去不在,而只有气质风华才会任时光独老,如同美酒,越沉淀越香醇。
 花淮秀美则美矣,程城澄秀则秀矣,袁傲策英则英矣。
 总有一种美好在皮相之外。
 也许你可以不记得他的名字,但你如何也抹不去他留在你记忆里的印象。
 明尊便是如此。他固执坚强,他能屈能伸,他足够骄傲,他也能伏低,他理智成熟,他从容洒脱。
 皮相怎能束缚这种灵魂的美丽?
 如果用一种事物来形容明尊,我想是玉,而且是洁白的琅玉。尽管这是个用烂的形容,但是如果你让我想象,我还是第一个会想到玉。
 不明亮,不刺眼,却独有莹润光泽。
 没有尖锐的棱角,但是却有自己的坚持。
 温润如玉,傲然如玉。
 想象中的明尊,是青衫临风的潇洒,是玉箫清吟的优雅。
 是嘴角似笑非笑的狡猾,是眼中繁若星辰的明丽。
 ——是独有的美好。
 如此的喜欢他,所以希望他是最幸福的。
 不奢求他反攻,因为知道他是个多么容易心软的人。
 只希望他能和爱他的侯爷永远在一起。
 是的,是爱他的侯爷,因为我希望,侯爷爱他能永远比他爱侯爷多一点。
 记得《十里红莲香艳酒》里莲美人对林宇凰说过,
 “我倒真希望能看到你长皱纹的样子。
 如果真能看到你的皱纹,那说明我们会在一起很久很久。”
 ——这句话把我感动的无以复加一塌糊涂。
 所以现在想说,明尊,希望你们哪怕满脸皱纹时也还在一起。
 欢欢喜喜,共入坟家。
 侯爷:作为一个不折不扣走火入魔鬼迷心窍的颜控,其实说实话,我是应该萌侯爷超过明尊的。但是,气场有时候就是个比容颜更强大的存在。
 不是说明尊的气场更足,而是本少没有扶得住侯爷太过于强悍的气场。
 侯爷太明艳,太尖锐,锋芒太露。就像如果以阳光作比,侯爷一定是正午的倾城日光,而大明则是万丈青阳。一个明亮的足以照耀一整个宇宙,一个则是西方诗人口中最温暖的存在。
 我想侯爷之所以能爱上明尊,是因为明尊总会给他以淡淡的暖意,人人只道他薛灵璧天生贵胄,傲骨冷漠。可雪衣雪衣,既是白如雪,却也冷如雪,雪向来是渴求春天,如飞蛾扑火,纵使会融化,也要贴近那足以安抚他一生的温暖。
 所以即便是极度缺乏安全感,也要努力相信他,即便疑点重重,也要努力不去怀疑他,即便是已经洞悉了真相明白自己受骗了,也会给出一百个理由再相信他。
 不是不想阻止自己泥足深陷,可是剜去他留下的痕迹,就是剜去自己的整颗心。
 遇上明尊是薛灵璧他天生的劫,如果没有遇到那温暖,就不会觉得有多美好,正是因为曾经拥有那种美好,所以纵使知道是虚假受骗,却也会义无反顾,食髓知味。
 此之谓不如不遇倾城色。
 如果没有那半是意外半人为的山间泥石流让他们落难,
 如果没有落难后明尊看似无赖不正经下掩藏的细心照顾,
 如果明尊那与众不同的行为做派没有吸引住他的眼光,
 如果……不曾遇见这个有几分猥琐又有几分潇洒的青年,
 也许,他可以继续固守他的孤城,纵使百年孤独,心却不会受到伤害。
 可是,没有如果,宿命就是一条长长的线,你看不见却会牵引你走向固有的轨迹。
 就像欧洲的一个童话公主与妖怪里,苍老的不知道年龄的皇祖母柜子里那个线团,勾着小公主的手指,纵使是在妖怪的洞穴中也可以安然的走会城堡。
 只是宿命这条线,总要让你经历曲曲折折,绕过山路水路许多弯,最终才会抵达你的目的地,也可能,永不抵达。
 足够庆幸的是,大明是个心软的人,侯爷最后不但得偿所愿,更是利用大明的愧疚为所欲为。
 其实侯爷也是个心软的人,只要不触及终极问题,他的心比明尊软很多,他会非常纵容明尊。
 即使你欺骗我,我也可以原谅你,就算我恨极你,我还是会一次次对你心软,看到你在天山寒堑里衣衫单薄,我还是会不动声色的走在你的前面替你遮挡寒风。
 ——我愿赌服输。
 不是输给任何人,而是输给我的心。
 无论再怎么说恨你,可是每当望向你时,不经意间我的眼波就会溢出满满的温情。
 无可奈何,只能丢盔弃甲。
 但是,侯爷也是个强势的人,从很多方面他都比大明强势,大明只有在关于魔教事务上才会强势坚定,对于自己,却习惯委曲。
 (所以我说大明天生受命,纵使是属性是腹黑强气,但这些都是浮云啊。我恨,一辈子翻不了身……
 比如有珠里,大明为了让侯爷帮忙找卢长老,就对摸摸鼻子对侯爷说了句:条件好说。然后侯爷积极了……是的,你没有想歪,
 当被扑已经成为一种习惯。那什么,悠悠我们俩去下药,大明也攻不起来了吧。)
 他不会管什么可不可能,师恩父命,不会瞻前顾后,止步不前:
 “我不能退,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一退,我们便再无可能,我不能容忍。”
 侯爷不愧是侯爷。
 你说只有两条路,情人和敌人。
 果断决绝,却也直中明尊命门。
 如果有第三个选项,我想爱逃避的明尊一定不会乖乖认清现实。
 遇上对方,是你们二人的劫,却更是你二人之幸。
 ——此生何幸,与君相逢。
 基本简介
 败絮藏金玉,作者:酥油饼,主要角色:
 雪衣侯--薛灵璧:皇亲国戚、天子宠臣、雪衣侯爵、名将之后。为报杀父之仇一夕扫平睥睨山,灭了半个魔教,誓追拿魔教余孽以偿父仇。
 明尊--冯古道:江湖草莽、武林至尊、魔教执掌、官拜爵爷。为了解详情而潜入雪衣侯府,周旋于各路人马之间,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又有谁清楚?
继续阅读